易逢莫离゛

不可说

微虐,仪凌小短篇,欧欧西,祝食用……希望愉快!( ´・◡・`)


蓝景仪是喜欢金凌的,也许是夜猎之时生了好感,也许更早是在大焚山那次……与其相视的第一眼就对其心生了好感,可能是自己都未察觉过吧…………

金凌心中念意的许是蓝思追吧……本就两情相悦……唉~只叹这段“情”……可念不可说……



秋风晚夕……是谁在对世间诉着“情”,又是谁终想回首…还似有他默守在自己身后……可未来不再有你……只道可念不可说……

此时,未来……‘盼你春暖花开,一生喜乐莫蹙眉’‘愿你无忧无疾,百岁安生不离笑’

睫毛下的伤城路过了谁的风景谁的心……罢了……
不可说,不可说…一说皆是错……



看了《花落一梦》后,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可说”在原著是想说出来的喜欢都变为厌恶,是想表达却说不出口的喜欢。
某倒想认为是——不是说不出口,是不可说出口。
仪凌俩人互相喜欢,可俩人又互相误会,蓝景仪以为金凌喜欢的是蓝思追,金凌以为蓝景仪是真心希望自己和思追在一起。
总之……某也不造自己在写什么/哭笑不得/不喜请喷吧,刀片什么的都砸过来吧,嘻嘻(○’ω’○)

轮转三生(白信ABO)慎入

愿与君故(仪凌ABO)1.成年礼

没啥文笔,见谅!(私设16岁的分化期.成年)
蓝景仪:17  金凌:16   私设金光瑶没死
ooc是我的    后续是有架空

最近金陵台倒是落得个热闹,其原因自然与这金陵台即将继位的宗主金凌脱不了关系。记得前几日莲花坞的江宗主也不知是得了甚毛病,继那晚金凌进了他房间被痛骂一顿出来过后,这江澄倒是对金凌寸步不离,不管金凌去哪儿都得跟着,最后为了方便照顾他甚至直接搬到金陵台那儿去住了些时日,还同金光瑶商量提前让金凌继位,这金光瑶也是甚奇怪的妥协了,照常理来说,金凌这年纪本就不适继承宗主之位。
其一.金凌从小被江澄和金光瑶宠到大,至于批折子这等事可以说是连让金凌正眼见都没见过。其二.正是因为金凌年纪尚小,不识人心难测,别平时看着那些小辈对金凌一副殷勤样,谁知道他们背后打着什么算盘来阴他,夺取宗主之位呢?要不是江澄脾气太爆,金光瑶手法太阴险,早就不至于对刁蛮的金凌过于谦让了。
但话说回来,让金凌提早继位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算现在继位还有金光瑶来帮忙打理内外,背后还有江澄罩着,有足够的时间让金凌成为一位优秀的宗主了。而这样,反而还给了金凌一个权位,倒也不会背某些同背骂什么“有娘生没娘教”的坏话了。
但这让金凌继位原因倒是让人感到惊吓,没错,是真的惊吓,毕竟这说出来谁会信啊?相信一位优越于同辈的人分化成了地泽么?呵呵,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光看那绝世倾城样貌,一双惑乱众生的桃花眼,静若止水无波无澜的眼神中带着轻狂和傲世天下的霸气,眼角的笑意却又令人觉得温暖,一头棕发垂直胸前,一身金星雪浪犹如不染世俗的蝴蝶,却又觉过于吸引.招摇。那没有特别用玫红点缀的自然起红的一点朱唇,眉间一点丹砂,白如雪柔如水的皮肤,简直活脱脱一美人胚子,真可谓——美,柔,静。足以让人愣了身,出了神。更是因为今日这不同往常的装扮,虽也是金星雪浪,但与平时的金星雪浪一枝独秀不同,这次是一身华服,鲜红的,在裙稍尾处,是用金丝线一点一点绣上去的金星雪浪围着裙稍一周,尽显华贵的气质,
一想到这儿,不禁想起自己某次从背影看还以为是哪位美人儿,倒真给了我一种想即可冲上去表白的冲动.错觉,往事不堪回首啊!
“幽儿,干嘛呢?各宗主在大厅等候了”就算是现在也皆如此让人难忍心动,啧啧啧,你可真是个小偷!“啊,没呢,就是想起了儿时的一些趣事罢了,今日就是你成年礼之时,回首往事,倒还真让我起了一种母亲的感觉”“……………………”“…………呃……抱歉啊!对不起>人<”“没什么,就是在想,过了今日我就是宗主了,倒还从来没做过做宗主的准备呢……也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而我就一地泽,真不知道今后该如何是好……”地泽一事,现除江澄,金光瑶,幽冥,魏无羡,金凌本身等,还无他人知晓。
“安啦,不还有我陪你嘛,快去吧,今晚你才是台风点!”不管以后会怎样,我作为你的下属,定当会誓死守护好你的!
“……哦”
在金凌走向大殿的途中,幽冥亲自目送他离开……真够蠢的,要知道……就算哪天我不在了…有人会替我照顾好你的……
“幽冥,幽冥?幽冥!”
“啊啊啊!怎…怎怎么了?”被某声音拉回现实,因被吓着,着实说话结巴……
“你到底怎么了?看你心事重重的,没事吧?”此人无疑,正是蓝景仪,也是暗恋金凌之人,据我的了解来看,某jio得应该是在义城那次喜欢上的金凌……当然,这事某不得不说的是蓝景仪是真的很会演视而不见,表面上看,与金凌无疑只是普通朋友,但某再怎么说都是同他们一齐长大的,这点破桥段某还是看得出来的,只是看破不说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原因,只是因为蓝思追。
“啊?哦,没什么。怎么就你一人,思追呢?”
“他先去大殿了,同含光君一起……还有魏无羡……”一说到魏无羡就想起他们撒狗粮的日常,不禁扶额,满脸嫌弃。唉~说出来都是泪啊!
“呵呵哈哈,那没什么的话,我们就快走吧!”

到了大殿,不用想就知道,这次必将是由江澄来主持,曾不过何事,凡是与金凌有关,他都必将插手一脚,还从来不会是个小角色,但这次倒是着实让人惊讶……这次是交由金光瑶来安排的,想了又想,倒是jio得在理,毕竟现任金家宗主是金光瑶而不是江澄,定当是由他来安排一切流程,这金光瑶是个狠角色,毕竟是从一娼妓之子一步一步踏上这金家宗主的位置的,随便个人敢惹么……正好,这江澄此时倒是落了个悠闲,在一旁与魏无羡瞎聊,但表面上是瞎聊,实际上知道金凌是地泽这件事的人扳着手指头都知道是在说关于金凌今后如何以地泽这身份坐稳宗主之位的事,谁让那些肤浅之人总把地泽压在最低位呢,估计在天乾眼里,地泽就是个帮他们续香火的,真是让人厌恶!
不过等这一次成年礼之后,金凌将会引来第一次的发情期,迟早地泽这事会被爆出的,想起之前那景仪刚分化成天乾的时候,就一脸期待,可能他也是希望金凌能分化个和仪什么的吧,不能再低了,毕竟光金凌这一身武力,再怎么说大家都会以为是分化天乾的,再如何都得是和仪,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到头来竟会是地泽,还真是够打脸的……

整个场所倒是装华的近乎完美,大殿是真的大,华灯初上,四壁都有刻着金星雪浪,一簇簇金星雪浪和上次托我从宫殿那边带的紫罗兰还有之前特地从玄冥教采摘过来的曼珠沙华搭一起繁花似锦,隐隐幽香仿佛置身一片花海,但最让人心疼的还不是这装华,而是这桃花酿,可不知道这几坛是我埋了多久的,竟就酱紫被拿出来供各宗主品用了,还连一杯都不舍得留给我,呜呜呜,过分…………这一套杯具也是够贵的,全都是金陵台独制的,先不说那杯上的金星雪浪就是刻上后用铝金砌上去的,就连那边上都要囊一层金箔,要不要这么奢侈!没事炫什么富!太欺负人了!
真是越想越委屈,快要忍不住泪水的时候,干脆撒腿就跑了出去,当时金凌还叫了我来着“暧?你上哪儿去啊?”“上茅厕!”
其实吧,某也是个没文化的,也不知道茅厕有着怎样的雅称,就这么没头没脑的扔下一句话就跑了出来,也不知道怎的,走着走着…………就迷路了“靠!我上辈子一定是梅吃多了,说不准我上辈子还就是买梅子的呢!桃花酿被抢就算了,现在连路都欺负我,没事动什么动,动来动去的,害得我都找不到路了!”
“……呃…………幽冥?”眼前突然闪出一人
“哇啊啊!要不要这么吓人!”看着眼前人,四目相对,久久不曾出声…………
“景仪!你怎么在这?”
“啊……出来散散心,你呢?”
“…………我……出来看月亮”(此时夜空中只有一片漆黑,并无月亮)总不能说是随便找了个“上茅厕”的借口出来,然后瞎逛找不到路了吧,我不要面子哒(你有过么)?
“噗哈哈哈,再怎样也得编个像样一点的理由吧!”
“…………喂!过分了哦!”
“好好好,不笑了。说起来,阿凌已经分化了吧,是个地泽。”(这不是疑问句)
“……你你……你……这……”
“魏前辈已经跟我说过了,还有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喜欢金凌这事吧!你可能会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呵,换做别人我可能不敢否认,但唯独是你,自然分辨的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已经和思追谈过了吧……”
“当真不枉费我们多年的情义啊…………没错,谈过了,我退步了,自选择放弃……”
“这…………”
“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喜欢了她这么多年,却还一口一个‘大小姐’的去怼他,到真正爱到无法自拔的时候,却又轻易放弃,很没用吧。思追应该可以替我照顾好他的吧……”
“喂!你还是不是男人了!喜欢就去追啊!干嘛突然那么怂啊?……”“对哦,我可不想就这样被你把爱情让出呢……”一道白影从背后出现,一身披麻戴孝尽显眼前,无疑,蓝思追。
“看来应该没我什么事了,还是你俩慢慢赏月吧,某就先回屋歇息了……”(不对!我是不是忘了问他们路了?)

等绕着金陵台走了三圈才找到路的某人回到大殿后,人都已经散了,就留下金凌与思追和景仪笑谈的背影,还真是惬意啊……:-D
在金凌回到卧房后,隔壁仨男人正尴尬的对持着,许久,最受不了空气凝结的幽冥倒是先开口了:“咳咳,俩位,在下看时辰不早了,要不……先歇息着?”话说,这俩娃还真是乖巧懂事,当真去洗漱了,洗漱回来后便沾枕就睡了。

等时机差不多时,幽冥便踏出了房门,去往江澄的卧房,说巧不巧,恰好对上了同去江澄房间的金凌,看着金凌这一身金星雪浪,倒是提前就有所准备了吧……在一系列的交谈过后,最终俩人达成共识,一齐去了江澄房间。

接下来估计就要架空了

愿与君故(仪凌ABO)短小的预告♥

发完后才发现某好像发错地方了,重发一次,传送门:http://chimeiwangliangjinling-nuoxi.lofter.com/post/1f7dccc1_ee7825ea